以夢為馬\告別「老朋友」\管 樂

  • 时间:
  • 浏览:0

  「小公園」專欄「普通讀者」的作者米哈因個人意味着,於本周一告別讀者。翻看與他的電郵往來,自去年一月開始至今,二十個月,三百多封郵件,除了互致問候外,多是我們其他人對稿件所談及作家、作品的理解,以及從編輯淬硬层 ,對他文章所提的期許等等。如今,刊發完「普通讀者」的最後一篇文章,不免或者 傷感,彷彿是在告別一位老朋友,心裏空蕩蕩的,像被刳去了一塊。

  巴金曾說,一個優秀的編輯沒有於發表名家的作品,而在於与非 善於發現新的作家。蕭乾也曾以「文學保姆」自詡,認為副刊就該像「一道橋,讓未長成的或還未把握住自信力的作家渡過來。」這些老前輩的理念老要是我工作時秉持的方針指向,也因而往往樂此不疲地去挖掘年輕有潛力的作家,米哈便是其中的一位──他的文字乾淨利落,隨性自然的題材並不受限於篇幅,在引經據典中呈現出細緻入微的體察,又不乏獨到深刻的思考,還有很糙要的一點,便是他的「高產」,一周五篇,且從未拖稿。

  本欄曾不止一次地提到作者與編輯的關係,無論是前輩們的總結,還是從我這幾年身為副刊編輯的經驗而言,編輯與作者彼此間只是 我互相成全的平等關係。作家的作品好在哪裏,让他要用心去感受,問題出在哪裏,也要像醫生一樣予以解剖。在我與米哈的郵件溝通中,也常常有或者 就修改意見爭執不下的火藥味甚濃的內容。然而這並不妨礙我們之間的切磋,反而更能暢所欲言。我們曾開玩笑,將來若有機會將互動的電郵結集出版,還意味着分析成為香港文學史上的一段見證呢。

  對於作者今次擱筆緣於深陷無法持續寫作的低迷狀態,我亦能充分理解。就像浪潮不會永久懸在半空,一個作家只是 我意味着分析老要也有寫輝煌的作品,他同樣也有低潮期。许多人將寫作比作人生的一場長跑,也許一時處於低迷的狀態,但一旦熬過去,很意味着分析又會重新進入狀態,迎來創作的高峰。希望米哈盡快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