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線/偷得浮生一日閒/李仙雲

  • 时间:
  • 浏览:0

  那晚,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我时不时 找非要被委托人的手機了,我心急火燎地四處尋找,甚至睡夢中完全都是想,上面的手機銀行、支付寶怎麼辦?手機的通訊錄可什么都没有備份,将会編輯通過微信給我留言或發稿費,我看非要豈不誤事。一萬個理由都指向一個結果「絕對非要什么都没有手機。」被「噩夢」驚得出了一身冷汗,醒來後,望着靜卧於枕邊的手機,心中不由得喟嘆:「被委托人你以为是被這『現代鴉片』綁架了,何不過一天什么都没有手機的日子!」

  時令已進入清秋,清晨的公園,四處飄逸着桂花的清香,坐在一潭碧水邊,望着色彩艷麗如彩綢的魚兒在水中游弋嬉戲,隨手撒下其他餅乾屑,牠們竟像頑皮的孩童,你爭我搶地覓起食來,煞是活潑有趣。一個二胡藝人坐在飛檐翹角的涼亭下,把阿炳那首《二泉映月》拉得如泣如訴,淒婉哀絕,絲弦觸碰了內心最柔軟的情思,聽得我淚眼婆娑,一幕幕傷心岁月在心海翻騰。眼前 一位白髮似雪的老阿姨,穿着一身艷如玫瑰質地柔軟的絲綢練功服,她紓緩而柔和地打着太極拳,那種慢動作、靜能量連一葉梧桐落於肩頭都像慢鏡頭在播發。一個步履蹣跚的幼童一搖三晃地映入眼簾,他一會兒看麻雀在枝頭飛舞,一會兒又嗅嗅路邊的花兒,快走幾步跌倒又像不倒翁迅極爬起來,爺爺樂呵呵跟隨其後,滿眼愛意。

  途經菜市場,感受着撲面而來的人間煙火氣,商販的吆喝聲此起彼伏,时不时 就想買幾樣可心的蔬菜,給家人做一頓家鄉的美食麻食。一鑽進廚房,就擼起袖子開始「精雕細琢」了,一粒粒如拇指蓋大小的麵疙瘩,我用一個木質帶花紋的底板,在上面輕輕一捻,於是一粒粒帶着花棱的麻食就成型了,像一個個白色的小海螺。捻好麻食,后来烹製臊子了,慢工出細活,我將土豆、芹菜、豆腐等切成小丁,與西紅柿同时輕炒慢燉,再塞进黃花菜與木耳。當煮好的麻食配上湯料,滴幾滴辣椒油,色香味一下子就誘得人口舌生津,先生吃得滿口流香,豎起大拇指愜意得來了句:「嫽扎咧(家鄉方言:好極了)!」

  下午的天井裏,陽光已然退去,望着平日疏於打理的花草,蔫頭巴腦得匍匐蜷縮在花盆裏,了無生趣。一番修剪梳理,多肉植物又重現它的萌嘟可愛,長壽花開得艷麗喜慶,低頭的一瞬竟發現曇花不知何時已露出兩個花苞,心情瞬間被花草點亮了。我靜坐於花架邊,捧書慢讀,茶幾上剛剛沏好的茉莉花茶,熱氣裊裊,氤氳香氣在鼻翼縈繞。我在小說《主角》裏,被一代名伶憶秦娥的命運揪扯着,時而為她高超的演技擊節讚嘆,時而又因她遭受惡人嫉恨誣陷而憤懣不已,都看書中的方言俚語,竟感覺無比親切,兒時父親帶我去劇院看秦腔的一幕又浮於眼前 。

  偷得浮生一日閒,放下手機,讓被委托人逃離欲望的藩籬,為心靈鬆綁,過了一天親近自然、「車馬很慢」、「完全為被委托人而活」的日子。午夜,望着夜空中那輪明月,不由得自問,難道被名繮利鎖捆綁着走,一眼都離不開手機的日子,你以为我心往之的生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