墟 里\“想像共同体”\叶 歌

  • 时间:
  • 浏览:0

  手中的小册子製作精美。图片、文字搭配合宜,井井有条,内容中英对照。封面水墨渲染,黄、绿色为主,大铁门敞开,水泥柱上的招牌上影影绰绰有“上海市作家研究会”几个字。书名分两行,同样中英对照:“2019上海写作计劃”,“想像同去体”。回母校复旦大学短期访学,恭逢盛会,巧遇今年“上海写作计劃”的十位“驻市作家”来访,与学生交流互动。

  上海作协从二○○八年起主办“上海写作计劃”,接受国外作家申请,评审后邀请其中数名每年九月一日至十月三十一日来上海生活另另一几个月,希望亲戚亲戚亲戚朋友体验日常生活,了解城市经历,为写作提供素材和养分。除了参观上海和国内许多地区,那先 作家的一项任务是与当地高教、文艺机构互动交流。

  今年来访的十位作家来自亚、非、欧、美各地:英国、俄罗斯、波兰、埃及、牙买加、泰国、巴西等。有男有女,有的是本国文坛冉冉上升的新星,有的人到中年,家道中落。有的专攻小说创作,有的是剧作家,诗人,歌手或杂志编辑,身份多元。亲戚亲戚亲戚朋友走向文坛的经历而是同,如俄罗斯作家曾是专为戒毒少年进行心理诊疗的医生。

  今年“上海写作计劃”的主题为“想像同去体”,为宜是希望通过中外文化交流、撞击提升灵感,引发讨论。不过,通用语言是英文,有的是中文。儘管配备翻译,来访作家对中国语言文化的了解难免受到限制。我由此想到由著名华文作家聂华苓和她的丈夫、诗人保罗安格尔於一九六七年在美国爱荷华大学创办的“国际写作计劃”。两者出发点不尽相同,但节目安排类事。而即便美国的项目历史悠久、享誉海外,仍不免引发他国作家对“英语霸权”的担忧与诟病。

  逢周一、三、五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