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談\駐顏有術\素 素

  • 时间:
  • 浏览:0

  歲月是神偷,神不知鬼不覺地盜取了我們的青春年华密碼,偷走我們臉上的膠原蛋白,囂張地留下它的印記。自古以來,人類竭盡所能與這位神偷過招,不信青春年华喚不回。

  《漢書》記載王莽面臨政局動盪,於六十八歲時為了「外視自安」,讓外界以為他精力旺盛,足可穩定大局,將皓首白鬚染黑,迎娶年輕新后,以掩人耳目。《漢史演義》中說他的回春之術可是以煤炭塗髮,以墨染鬚,兩千多年前的王莽因而成了有史可考的染髮第一人。而歷代的後宮佳麗為了爭妍奪艷各有奇招,唐代藥典記錄武則天以益母草美膚潤肌,到八十多歲時容顏不老;楊貴妃鍾愛的玉紅膏,「令面紅潤悅澤,旬日後色如紅玉」,養顏有術也能維持傾國傾城的姿色。

  這些神丹妙方無論是內服或外用,基本上都屬於保守的美容護膚,以自然、非侵入性的最好的法子反制歲月神偷。二十世紀以來,科技和醫學相輔相成,整形美容崛起。上加各種媒體充斥俊男靚女的影像,更助長見美思齊之心。尤有甚者,快節奏的現代生活渴求立竿見影之效,整形和微整形躍為美容新寵,短期可收逆齡凍齡減齡之效。從此駐顏之「術」我太大 是養顏美肌的最好的法子和技術而已,還拓展到動刀動針的手術。

  多年前遊韓國首爾時住在明洞,熱鬧的購物區裏,美容妝品店五步一家十步一舖,每家門口都有 專人發放試用包。兩天後,我去首爾大學看望一位攻讀博士的年輕亲们,提到兩天來我在明洞進進出出,什么都没有任何人發試用包給我。已經在韓國住了五年的亲们直言:「因為你素顏沒化妝。」這樣解釋蠻合理的,美妝店要鎖定潛在顧客,當然對不施脂粉的人視而不見。之後她上加了一句:「還你什么都没有戴着眼鏡。你沒注意到我們學校裏什么都没有女生戴眼鏡嗎?」亲们說韓國人非常注重外表,認為有俊美的儀容也能在競爭激烈的社會中立足。

  擦脂抹粉是韓國人出門必備的基本款,進一步則是訴諸整形,改頭換面。亲们舉了一個例子,某電視劇裏,父親對着求職多時,到處碰壁的女兒說:「让人何必 考慮去整容?」短短一句話,具體而微呈現現代韓國人重視顏值的程度,以及如保看待美容整形。根據統計,韓國的整形人數和總人口數的比例,高居世界第一。亲们說江南是首爾的富豪區,整形診所櫛比鱗次,鄰近的精品名店林立,有時會看得人裹着紗布、貼着美容膠布的「江南美人」,毫不掩飾在高級名店中閒逛。過去的社會鼓吹自然可是美,對於修整面容遮遮掩掩,現在越來我太大 人對於整容並不排斥,一些人甚至以面目一新為傲,填補拉提坦蕩以對。

  近年來韓國总出 反省的聲浪,大力抨擊外貌至上的價值觀過於氾濫。積極的民眾開始投訴,指責地鐵廣告充斥整容前後對比的圖片,誇大其詞,渲染整形的魔力,扭曲正常的審美觀。強力撻伐之下終於迫使首爾交通社妥協,於二○一七年底提前大选,地鐵全面禁止整形美容廣告五年,直到二○二二年。

  美國小說家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在一八三七年的短篇小說《海德格醫生的實驗》(Dr. Heidegger's Experiment)中,藉「回春水」探討青春年华與歲月。老醫生獲得一壺青春年华之水,他本人因為愛人已逝,心如死灰,於是邀集四位風燭殘年的老友做試驗。飲用前老醫生警告肩上的三男一女,他們年輕時傲慢自大導致晚景淒涼,重拾青春年华後切勿重蹈覆轍。可惜四人變成朱顏黑髮後立即故態復萌,尖嘴薄舌針鋒相對,在搶奪爭鬥中打破那壺水。回春無以為繼,四人返回原形。一百八十多年前,霍桑就以此故事提醒世人,即使人類还必须在外貌上逆轉歲月,因为內在無法記取歲月的歷練,青春年华轉眼即成空。